<dl id="jt1zn"><progress id="jt1zn"><form id="jt1zn"></form></progress></dl>

<pre id="jt1zn"></pre>
<progress id="jt1zn"><font id="jt1zn"><th id="jt1zn"></th></font></progress>
<big id="jt1zn"></big>

      <del id="jt1zn"></del>

        <sub id="jt1zn"></sub>
          <em id="jt1zn"></em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jt1zn"><rp id="jt1zn"></rp></big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jt1zn"><address id="jt1zn"><thead id="jt1zn"></thead></address></cite>

              國際動態

              美國對華新貿易政策釋放了什么信號?

              近期,隨著拜登政府宣布新的對華貿易政策和雙方高層頻頻互動,顯示中美關系總體氣氛與特朗普政府后期相比有所改善。然而,新的對華貿易政策以及中美經貿對話重啟,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轉圜,反而是美既不想完全放棄對華經濟利益,更要騰出手來強化對華戰略制衡的策略選擇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近期在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(CSIS)發表演講時稱,要以新的方式處理與中國的貿易關系,并公布了四項對華貿易具體措施:一是評估中國在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表現;二是遵循美國經濟利益,啟動有針對性的關稅排除程序;三是繼續關注中國所謂“以國家為中心的非市場貿易行為”,不排除采取單方面貿易措施,包括啟動“301條款調查”和加征新的關稅等措施保持對華施壓;四是美國將與盟友一起打造所謂21世紀的公平貿易規則,推動市場經濟和民主政體在競爭中力爭上游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時隔半年,拜登政府首次宣布對華貿易政策,不僅是對前期對華貿易政策的全面評估,某種意義上也是對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失敗的一次“糾偏”。事實上,美國戰略界已越來越多地意識到,須建立一個新的遏制中國力量的貿易政策和戰略框架,轉變貿易政策的目標是為了更好地對抗中國。如戴琪所言,就是“隨著中美經濟關系的變化,我們捍衛利益的策略也必須改變”。戴琪提出的“再掛鉤”“持久共存”等說法,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做出的調整。